展名 荔枝姑娘
藝術家 毛晨雨
展期 Sep. 8 – Oct. 26, 2018
開幕 Sep. 8 (Sat.)  4pm
地點 A+ Contemporary 亞洲當代藝術空間|上海市普陀區莫干山路50號7號樓106市

荔枝姑娘

 毛晨雨   

A+ Contemporary 亞洲當代藝術空間榮幸地宣佈我們於2018年9月8日舉行毛晨雨個展「荔枝姑娘」。這是毛晨雨自2003年開始的「稻電影」項目,首次以個展形式展出新的電影計畫和線索。藝術家置入多重表現方式,在物件、文獻、裝置、影像與討論行動的相互交織中,使展覽成為一個虛實不斷碰撞的多重敘事實驗場景,展覽將持續至10月28日。

毛晨雨是一位電影作者,其自2003年開始至今的持續項目「稻電影」,探討洞庭湖區域周邊涉及湖南、湖北、貴州三省的文化地形與現實。從2015年始介入藝術創作,作品涵蓋裝置、影像、繪畫等表現方式,滲入符號學、民族志、人類學、社會學、考古學、釀造學等研究方法進入文學、電影、與藝術創作,並以「寫作」概跨其藝術創作敘事的路徑。此次展覽延續2016年作品「荔枝姑娘•陽性幽靈」的線索,一個在民間流傳的事件,涵蓋了歷史,地理,倫理,道德等內容。荔枝姑娘是洞庭湖流域一位女性的別名,活在離毛晨雨的生長環境不到十華里的河邊。她的故事並沒有任何的地方檔案可以提供確切的文獻和圖像,卻在後人口述史與虛構小說的結合中,構成一個「源于歷史的成文(written)記憶」,一個被流轉的故事。

「荔枝姑娘」是一個什麼樣的人?「荔枝姑娘」展覽決意要探求一番她能成為什麼樣的人的地質本體。于此,在本展毛晨雨將此歷史調動出而進入地質的記憶;如松香/琥珀、玉石/穀紋、植物盆景、古瓷器的選用,選用的特徵如電影中場景的陳設一般,打造出荔枝姑娘的現場。另一個層面,作品也以感性解讀來會意物的訊息,穀紋如同記憶的符號,而松香如同記憶的品質。

同時,從電影進入藝術創作,思考當代藝術的主體性與創作表現方式時,毛晨雨在本展中提出的新的實踐概念–綠幕寫(Green-Screen Writing)。作品「記憶2/3光速遺忘」裡藉由改動、調換和編輯那些將人物和事件「前後文化」(contextualized)的成文結構,創造一種可編輯書寫的場景。一個充滿編輯性,流動性,挪用性的方式,「荔枝姑娘」的符號被安置在綠幕前,以綠幕為場景的荔枝姑娘流動于不同介質、物品與事件中。卻也可以解釋毛晨雨在個展空間中置入文獻、場景、影像、圖像元素的用意。整個展覽可以視為一個主動地反抗結構套話的窠臼,主動創立制定一套自話形式;這意味著,「荔枝姑娘」將迎向我們陳述(statement)屬於她的電影場景。

關於藝術家

毛晨雨1976年生於湖南,曾於1996-2000年就讀同濟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院無機非金屬材料系。現工作及生活於上海。個展包括:「荔枝姑娘」(A+ Contemporary 亞洲當代藝術空間,上海,2018)、「稻電影在北京」(THE ROOM藝術計畫,北京,2016)。群展包括:「中國當代藝術年鑒2017」(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北京,2018 ) 、「第二屆銀川雙年展—從沙漠出發:邊界上的生態學」(銀川當代美術館,銀川,2018)、「2017年國際城區影像節主題展-图像的框架」(深圳大学美术馆,深圳,2017)、「我如此幸運,還沒失去感知的能力」(A+ Contemporary 亞洲當代藝術空間,上海,2016)、「第11屆上海雙年展—何不再問?正辯,反辯,故事」(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上海,2016)、「脈衝反應II—關於現實與現實主義的討論」(時代美術館,廣州,2016)、「公共精神」(烏亞茲多夫城堡當代藝術中心,華沙,2016)、「時間測試:國際錄影研究展」(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北京,2016)、「青策展:雙向劇場」(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上海,2015)、「希騰電子:流水線項目展」(視界藝術中心,上海,2015)、「未知之知:研究之於藝術實踐」(時代美術館,廣州,2015)。影展包括:「臺灣國際紀錄片影展」(臺北,2014)。策劃包括:「穀神變第二回——營造語法」(深圳大學美術館,深圳,2017)、「穀神變」(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斯沃琪和平飯店藝術中心,上海,2016)、「儺戲項目:空間打掃」(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上海,2016)。作品曾於2009年獲得日本山形國際紀錄片電影節「亞洲新潮流單元」特別獎,並於2010年獲得雲之南紀錄影像展評委會獎。

ARTICLE

ON-SITE
ARTWORKS

記憶2/3光速遺忘

物 No.1

物 No.2

物 No.3

物 No.4 – 1941.09.21

圖像考 No.1

圖像考 No.2

田野 No.1

記憶 / 符咒

田野 No.2 – 青花人物盤龍將軍罐

圖像考 No.3

圖像考 No.4

圖像考 No.5

圖像考 No.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