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勳個展“第二司儀”展覽現場 He Xun’s solo exhibition"The Second Oracle" exhibition still

賀勳:第二司儀

文/王智一

昏暗的光線,灰色的牆面,偏暖的光源。組畫們彼此面面相覷,成雙成對地在牆上並置。原來它們也正在看——把目光投向盯著它們的觀眾們。憑藉著整個展覽空間高挑而空曠的景深,在作品《作為臺階的柱子》(2018)中,賀勳面對著並不可騰挪的建築承重柱,緩步登臺。柱子早已不再僅作支撐,它們同時成為了「上升」這種行為的必要條件。此刻,那位看不見的,隱秘的「第二司儀」逐漸開始現身於這個幽暗的聖壇之上:他停頓,清嗓,開口,用一種不可置否的語氣將《司儀書信》(2018)娓娓道來:溫柔地,誠懇地,熱切地,真摯地……他竟如此地想要回應:面對著人。

賀勳 He Xun,司儀書信 Oracle Letters ,2018,音訊、外接SONY藍牙耳機 Audio, SONY Bluetooth Headphone,62′26″;作為臺階的柱子 Pillars thatare Used as Stairs,2018,裝置 Installation,81x50x75cm

繪畫原本沒有人格,它們不會發聲,但這並不代表繪畫將拒絕表達。當觀眾在展廳極具儀式感的神秘氛圍下凝視,畫面呈現的絕非單一而中立的靜幀狀態,它們是時間與經驗的截屏,而作品本身,更像藝術家腦中對那些往昔圖景的回憶。那麼,彼此之間通訊信箋的作用,應該是讓人替作品來開口表述。而司儀作為主持者,他的聲音傳遞的不單單是充滿感性的語句,被讀出來的每個字句更像是磚——用來搭建那座將觀眾與作品聯繫起來的橋。

賀勳 He Xun,靜物-無盡的旋轉 Still Life-Endless Rotation (左 left),靜物-造作的平衡 Still Life-Manufactured Balance (右 right),2017,布面油畫 Oil on canvas ,50x70cm(each)

賀勳 He Xun,石敢當-屏障 Stone Pathway-Barrier (左 left),石敢當-空洞 Stone Pathway-Void Hole(右 right),2017,布面油畫 Oil on canvas,150x180cm(each)

而信件的內容與表述第一次聽上去似乎都是一些瑣碎的日常。行文竟然如此散漫,這種漫不經心的文字將情感藏在聲音背後,更肖似一種藝術家的自言自語:他意圖在向自己不可抗拒的命運祈願。文本想要傳達的並非畫面背後真切的人格,它們更想表述的其實是一次期待,一場相遇,一種命運:從陌生到熟悉,從旋轉到平衡,從平行到相交的緣分。在作品《莫蘭迪——初冬》(2017)與《莫蘭迪——深秋》(2017)中,我們能很明顯地發現藝術家在同一個角度的場景裡描繪出了兩種截然不同的景象。而冷靜與熱烈的畫面邏輯背後,司儀的聲音敘述的不僅僅是視覺形象的異化,更是一樁樁情感糾葛。傾聽著這第一封來信與回信,再觀察這兩件作品。終於,我們得以發現,兩幅畫千差萬別的視覺語言其實正是由於兩者截然不同的興趣人格決定的。這一種將畫擬人的心理交錯,每每讓我們感同身受,此刻,我們成為第三、第四司儀……甚至更多。正如司儀在耳邊質問我們:「說到許願,你我是完完全全的一種人,對嗎?」

賀勳 He Xun,莫蘭迪–初冬 Morandi-Early Winter(左 left),莫蘭迪–深秋 Morandi-Deep Autumn(右 right),2017, 布面油畫 Oil on canvas,150x220cm(each)

賀勳 He Xun,莫蘭迪–初冬 (局部) Morandi-Early Winter(detail),2017, 布面油畫 Oil on canvas,150x220cm

後世將緣喻為命運糾纏的絲線。緣是一種人與人之間無形的連結,它是某種必然存在的相遇的機會和可能,包括所有情感。我們知道,人與人相識的緣分是由很多巧合、很多陰差陽錯、很多突然、一些偶然、還有一些必然組成的。賀勳在這次展覽的文本中詳盡地談到人與人的緣分這件玄妙的事。當然,藝術家總是非常貪心,賀勳想表述的不僅僅只有自己,他同時也被「第二司儀」所附身,試圖通過展覽來梳理自己在繪畫時如何理解那麼多畫中的人;那些繪畫整天面對著他,字字珠璣迫不及待一刻不停地告訴他彼此之間出現的時機與緣分。

賀勳 He Xun,遷徙-消除或強化 Migration-Eliminate or Enhance(左 left),遷徙-隱藏與顯現 Migration-Conceal and Reveal(右 right),2018,布面油畫 Oil on canvas,150x180cm(each)

賀勳 He Xun, 遷徙-隱藏與顯現 (局部) Migration-Conceal and Reveal(detail),2018,布面油畫 Oil on canvas,150x180cm

 

原文出自及版權歸屬:ARTFORUM 中文網

關於藝術家

 

賀勳1984 年生於江西,2006 年畢業於中國美術學院美術教育系。現工作及生活於北京。個展包括:「第二司儀」( A+ Contemporary 亞洲當代藝術空間,上海,2018)、「念頭珍珠」(飛地書局藝術空間,深圳,2017)、「農業迷幻」(A+ Contemporary 亞洲當代藝術空間,上海,2016)、「蜂巢─生成第一回:『空包袱』」(蜂巢當代藝術中心,北京,2013)。群展包括: 「遊弋」(杭州寶龍藝術中心,杭州,2018)、「去寫生」(南京藝術學院美術館,南京,2018)、「深港城市\建築雙城雙年展(深圳)外圍展- 城中村裡無新事」(西麗計畫,深圳,2017)、「我可以看見最細小的東西」(天線空間,上海,2017 )、「叢林Ⅲ——尋常」(站臺中國藝術機構,北京,2017)、「希娜的圖卷」(聖之空間,北京,2017)、「括號」(站台中國·dRoom,北京,2017)、「繪畫的尷尬」(A+ Contemporary 亞洲當代藝術空間策劃,亞洲藝術中心,北京,2017)、「黑橋一代」(Hi藝術中心,北京,2017)、「去寫生」(Tong Gallery+Projects,北京,2016)、「□」(A+ Contemporary 亞洲當代藝術空間策劃,亞洲藝術中心台北一館+二館,台北,2016)、「Utopia & Beyond」(Castello Di Rivara 當代美術館,都靈,義大利)、「冬紀」(千高原藝術空間,成都,2016)、「十二張畫」(那特畫廊,成都,2015)、「秩序或混亂」(都靈Paratissima 博覽會,義大利,2015)、「繪畫發生中的觀念與語言」(正觀美術館,北京,2015)、「上交會」(激烈空間,上海,2015)、「正在發生-表演藝術在當代社會」(空當代藝術機構,北京,2015)、「圖像的重構」(卡塞雷斯博物館,義大利,2015)、「藝術發現」(藝術財經空間,北京,2015)、「新娘甚至被光棍們剝光了衣裳」(北平畫廊,北京,2015)、「驚奇的房間」(黑橋藝術區,北京,2015)、「風向東-博鼇亞洲藝術匯」(博鼇亞洲風情廣場,海南,2015)、「牽星過洋-中非海上絲路歷史文化展」(坦桑尼亞國家博物館,沙蘭港,2014)、「BBCT(一)」(媽媽拉當代藝術中心,北京,2014)、「狂歡-黑橋藝術家群落展」(三瀦畫廊,北京,2012)、「笨鳥先飛吧·當代藝術展」(中國美術學院展覽館,杭州,2005)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