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歌:有關懷舊的五種欲望機制”閆欣悅作品展覽現場 Elegy:Five Desire Mechanisms of Nostalgia, Yan Xinyue, Installation views

此次群展“挽歌:有關懷舊的五種欲望機制”呈現閆欣悅於2018年創作的5件最新繪畫作品,《工作狂》(Workaholic)、《高產的壹天》(A Productive Day)、《杯中情》(Affection and A Glass of Wine)、《被解雇的女孩》(The Girl Who Just Got Fired )以及《甜美人生》(Sweet Life)。借由此次展覽,A+ Contemporary 亞洲當代藝術空間(以下簡稱 A+)與閆欣悅(以下簡稱“閆”)進行了壹次訪談。

閆欣悅 Yan Xinyue,《工作狂》Workaholic ,2018,布⾯油畫 Oil on canvas,155 x 105 cm

A+作為壹個不久前剛從學院畢業的年輕藝術家,妳的作品中卻出現很多上班族的身影,請問為何會對這壹主題感興趣?

閆:我的作品總和“都市生活”有關。這可能是我從小生活在廣州,高中的時候我和同學溜出去吃宵夜,經常會看到穿著制服的上班族,擁簇在大排檔裏享受著下班後的時光。在高速發展的社會下,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是如此:現代生活的社會角色已經入侵到日常生活,休息成了工作的補償機制,我們只能在工作後的夾縫時間中重新審視定義自己。社會賦予人的角色不斷在服裝、姿態上達到壹致,工作時流露出的冷漠、公正,使得面孔之下的真實情緒無處安放。人們無法從這些社會角色中抽離,個性和獨立變成了壹個偽命題。

閆欣悅 Yan Xinyue,《高產的壹天》A Productive Day ,2018,布⾯油畫 Oil on canvas,72 x 59 cm

A+:作品《工作狂》、《高產的壹天》畫面上的人物的面部出現了“殘影”的效果,看上去非常輕盈,充滿動感;而時常隨意散落在畫面中,似乎與主體人物無關的水果和蔬菜,卻有著更飽和的顏色和厚重的筆觸。請問這些水果、蔬菜具象的出現以及畫風上的反差有什麽用意嗎?

閆:我的畫面裏交織著不同的繪畫力量,我喜歡操控不同的繪畫方式在畫面中呈現出對比,挑戰觀者的期待值。我無意在畫面中強調明確的敘事,而是更想讓作品產生意外的可能,或是壹個模淩兩可的狀態。這些水果和蔬菜元素並沒有明確的指向性,也正是因為如此,這些元素混淆了繪畫裏的敘事,邀請觀者去解讀並且進入壹個更寬廣的空間。如果觀者讀到趣味,那是趣味;如果觀者看到的是諷刺,那便是諷刺。

閆欣悅 Yan Xinyue,《甜美人生》Sweet Life ,2018,布⾯油畫 Oil on canvas,90 x 75 cm

A+:此次展覽策展人韓馨逸曾提出,妳的作品畫面中似乎有日本泡沫經濟時代City Pop(註:壹種日本流行音樂風格,受到爵士樂和R&B影響,起源於20世紀70年代後期的日本,在80年代達到了人氣的頂峰,歌詞主旨多是都市男女生活以及各種新興娛樂活動)的影子,妳是否有受到這種風格的影啟發或影響?

閆:我的作品和City Pop文化的確有共同之處。City Pop的音樂追求享樂,歌頌浪漫,這和我的畫面相似。但是這樣烏托邦式的文化往往起源於人們極度渴望反對現實的生活狀態。例如《被解雇的女孩》這幅作品中,作為被解雇的女孩不見沮喪情緒,拋開手中的文件,奔跑中表現歡樂的氣氛。我嘗試著運用戲劇性的方式,從當下嚴肅的現實中掙脫開來,以戲謔和玩味的態度來傳達真實情緒。

閆欣悅 Yan Xinyue,《被解雇的女孩》The Girl Who Just Got Fired ,2018,布⾯油畫 Oil on canvas,110 x 85 cm

A+泡沫經濟後的日本出生的壹代被稱做“平成廢宅”,低欲望社會之風似乎在中國也開始盛行,90後自稱“佛系青年”。妳自身作為壹個90後,妳如何看待這壹代及其精神狀態?

閆:我覺得現在整個中國都在壹個高速發展的階段,和日本的情況有點不壹樣。日本的“低欲望之風”是指日本經濟泡沫破滅之後,整個年輕群體都對壹切喪失了興趣。我認為我們這壹代的佛系青年更加傾向於努力過後的隨緣,是降低自己的期望,不是降低自己的努力程度。

閆欣悅 Yan Xinyue,《杯中情》Affection and A Glass of Wine ,2018,布⾯油畫 Oil on canvas,50 x 37 cm

關於藝術家

閆欣悅 1992年生於黑龍江,2015年畢業於廣州美術學院,獲學士學位;2016年畢業於法國艾克斯高等美術學院,獲學士學位;2018年畢業於比利時安特衛普皇家美術學院,獲碩士學位。現生活及工作於安特衛普和上海。个展包括:「午夜信息」(Alain Hens畫廊,安特衛普,2018)、「空間自相關」(騰挪空間,廣州,2015)。群展包括:「挽歌:有關懷舊的五種欲望機制」(亞洲當代藝術空間,上海,2019)、「繩索」(Showhouse JayJay,安特衛普,2019)、「ABC Klubhuis之夜」(弗拉芒文化中心De Brakke Grond,阿姆斯特丹,2018)、「奇妙的珍珠——巴洛克身體」(安特衛普皇家美術學院美術館,安特衛普,2018)、「未知的身份」(8003展廳,巴黎藝術城,巴黎,2017)、「趣味的相聚」(法國尚邦莊園中法文化交流中心,利尼永河畔勒尚邦,法國,2017)、「邂逅實驗」(盒子空間,深圳,2015)、「第三周:傻瓜是我們最後的希望嗎?」(DigitaLive 廣州國際行為藝術節,小洲人民禮堂,廣州,2013)、「COW國際設計插畫節」(Architect House,第聶伯羅,烏克蘭,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