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名 / 2018北京当代‧艺术展 艺述单元-绘画地图
策展人 / 鲍栋
地点 / 北京全国农业展览馆 1号馆 (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16号)
展览时间 / 2018.8.30-2018.9.2

贺勋参加2018北京当代‧艺术展“艺述单元-绘画地图”群展。此展览由鲍栋策划,汇集了六十位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代表作品,呈现中国当代艺术现状趋势与发展的实践路径。
贺勋的参展作品“书法家 – 非请莫入”与“书法家 – 骨法用笔”,延续艺术家“并列创作”的脉络,从几何图形,色彩,结构的重组与拼接中巧妙地探讨了中国当代绘画的美学及技法,绘制出其独有的绘画语言,将文字书信与绘画相互揉合,以并列交织的方式呈现艺术家所感知的事物与时间。以下加入绘画作品之间以书信作为的对话,让观众更深入的认识作品。

– 书信 –

非请莫入先生:
你好!
我们属于一个书法家,就不见外了。不过你蓝色的身体倒是吸引我。我曾想象自己满身蓝色光晕的样子,我也深知那才是我的欲望,而并非是适合我的样子;当然,这样说也不是要褒贬谁;严格地说,我也许一直在学习如何变成你,变成你,却是为了了解你的弱点,从而战胜你,或者是融合你,与你在一起。
比如说今天我看到你(我们皆是破败的颠沛流离的样子,复杂的心让我们颠沛流离),我见到你是在初夏来临的时候,你蓝色的样子迷惑了我,你周身禁锢的氛围吸引我,你不肯定的披裹着丝绒的样子有些笨拙,却没有让我觉得丝毫轻松和凉爽;这焦灼使你有些躬身和驼背。
我的言辞耿直还请原谅。因为我知,你是我们的“主人”的一个严厉说辞,你是即将撤退的主人,继续拒绝着来客。
而我见到你的时候,再次见到你时。你已经搬离你的住所,难免会是这副样子;就算这样,你仍不愿袒露自己,不愿袒露的包括你石头里的珍珠,裤兜里的硬币和歌声里的爱,你原则端正,显示出没有分毫的迟疑,你决绝的样子里才情也忍不住起跃,幽默和忧伤反复,你和吃饭的家伙,战斗的家伙一般坚硬。
莫入啊,我与你写信也是反反复复,停停走走。每拿起一次笔,都像是初次见你。而我每写下一句,似乎就已和你结成伙伴,就像你,光明和沉郁,淋漓和蜷缩,相依为命。
非请莫入啊,我写这信总想道出你的全名,可任何的直入都会遭遇你的抵抗,我暂且还是“尊重”它,哪怕最后你将信将疑地爱上这样的单刀直入。
说说我自己吧,虽然一万人以为我是那块温婉的玉石,可当端详它的时候,会发觉是钝刀使之成为自己;而真正的矛盾在于时间久了,做玉石久了,就像成了被废黜的王子;我在倾诉之中迷惑,在名字之中迷惑,在命运中感到虚无,在名利前又瞬间的兴奋,我暂且不能真正的通达,我不能通由自己到达自己。
我们是同一座桥梁,那是一座桥梁吗?我是上,你是下,我们会一样忐忑吗?
抱歉,非请莫入,我问不下去了。 我期待你的回信。
再祝
夏安

书法家–骨法用笔 于2017-6-2

贺勋 He Xun, 书法家 – 非请莫入Calligrapher – By Invitation Only, 2017, 木板油画 Oil on board, 120x160cm (信封Envelope 12x23cm)

来信收悉
我叫“书法家横杆非请莫入”,你叫“书法家横杆骨法用笔”,这样称呼和书写显然更庄重。这应是我们对自身的要求,有名有姓,有主有次,有前有后。
我很高兴收到你的信。你的信却不像你的名字。你异常感性和过度,真希望你可以抛掉包裹你的丝绸,摔碎自己这块脆弱的玉,只留下那把可能已锈钝的短刀,也是勇敢的。
尽管你的形容和想象丰饶华丽,但毕竟没有触及核心。就像你在信尾来回的反复,你是疑惑的,应有更简洁之见解,更硬朗之要求,一如你的姓名。
遗憾的是,你多思使你被埋葬于你精准却华丽的欲望。
更多的描述和陷于对你描述的回应是没有必要的。寒暄更是不必。我不想与人分享所谓的“光晕”和“阴影”。但有必要回答你的问题
当然,你可能只是自问和自答,你没有答案,问题也只是表达的需要而已。第一,我们是一座桥梁;第二,为什么你是上,而我不是上呢?
抱歉,你的来信精彩,我的回信了了。
也祝
夏安
另:有些事见面说,或许更好。

书法家–非请莫入 草复 2017-6-12

贺勋 He Xun, 书法家-骨法用笔Calligrapher – the Bone Method, 2017, 木板油画 Oil on board, 120x160cm (信封Envelope 11x22cm)

关于艺术家

贺勋1984 年生于江西,2006 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美术教育系。现工作及生活于北京。个展包括:“第二司仪”(A+ Contemporary 亚洲当代艺术空间,上海,2018)、“念头珍珠”(飞地书局艺术空间,深圳,2017)、“农业迷幻”(A+ Contemporary 亚洲当代艺术空间,上海,2016)、“蜂巢─生成第一回:‘空包袱’”(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北京,2013)。群展包括:“绘画地图”(北京全国农业展览馆,北京,2018)、“低视像—徒劳的光明(宋庄槐谷林艺术花园集装箱建筑群,北京,2018)、“游弋”(杭州宝龙艺术中心,杭州,2018)、“去写生”(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南京,2018)、“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深圳)外围展- 城中村里无新事”(西丽计划,深圳,2017)、“我可以看见最细小的东西”(天线空间,上海,2017 )、“丛林Ⅲ——寻常”(站台中国艺术机构,北京,2017) 、“希娜的图卷”(圣之空间,北京,2017)、“括号”(站台中国·dRoom,北京,2017)、“绘画的尴尬”(A+ Contemporary 亚洲当代艺术空间策划,亚洲艺术中心,北京,2017) 、 “黑桥一代”(Hi艺术中心,北京,2017)、“去写生”(Tong Gallery+Projects,北京,2016)、“□”(A+ Contemporary 亚洲当代艺术空间策划,亚洲艺术中心台北一馆+二馆,台北,2016)、“Utopia & Beyond”(Castello Di Rivara 当代美术馆,都灵,意大利,2016)、“冬纪”(千高原艺术空间,成都,2016)、“十二张画”(那特画廊,成都,2015)、“秩序或混乱”(都灵Paratissima 博览会,意大利,2015)、“绘画发生中的观念与语言”(正观美术馆,北京,2015)、“上交会”(激烈空间,上海,2015)、“正在发生-表演艺术在当代社会”(空当代艺术机构,北京,2015)、“图像的重构”(卡塞雷斯博物馆,意大利,2015)、“艺术发现”(艺术财经空间,北京,2015)、“新娘甚至被光棍们剥光了衣裳”(北平画廊,北京,2015)、“惊奇的房间”(黑桥艺术区,北京,2015)、“风向东-博鳌亚洲艺术汇”(博鳌亚洲风情广场,海南,2015)、“牵星过洋-中非海上丝路历史文化展”(坦桑尼亚国家博物馆,达累斯萨拉姆,2014)、“BBCT(一)”(妈妈拉当代艺术中心,北京,2014)、“狂欢-黑桥艺术家群落展”(三潴画廊,北京,2012)、“笨鸟先飞吧·当代艺术展”(中国美术学院展览馆,杭州,2005)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