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名 / 2018北京當代‧藝術展 藝述單元-繪畫地圖
策展人 / 鮑棟
地點 / 北京全國農業展覽館 1號館 (北京市朝陽區東三環北路16號)
展覽時間 / 2018.8.30-2018.9.2

賀勳即將參加2018北京當代‧藝術展「藝述單元-繪畫地圖」群展。此展覽由鮑棟策劃,彙集了六十位中國當代藝術家的代表作品,呈現中國當代藝術現狀趨勢與發展的實踐路徑。
賀勳的參展作品「書法家 – 非請莫入」與「書法家 – 骨法用筆」,延續藝術家「並列創作」的脈絡,從幾何圖形,色彩,結構的重組與拼接中巧妙地探討了中國當代繪畫的美學及技法,繪製出其獨有的繪畫語言,將文字書信與繪畫相互揉合,以並列交織的方式呈現藝術家所感知的事物與時間。以下加入繪畫作品之間以書信作為的對話,讓觀眾更深入的認識作品。

– 書信 –

非請莫入先生:

你好!

我們屬於一個書法家,就不見外了。不過你藍色的身體倒是吸引我。我曾想像自己滿身藍色光暈的樣子,我也深知那才是我的欲望,而並非是適合我的樣子;當然,這樣說也不是要褒貶誰;嚴格地說,我也許一直在學習如何變成你,變成你,卻是為了瞭解你的弱點,從而戰勝你,或者是融合你,與你在一起。

比如說今天我看到你(我們皆是破敗的顛沛流離的樣子,複雜的心讓我們顛沛流離),我見到你是在初夏來臨的時候,你藍色的樣子迷惑了我,你周身禁錮的氛圍吸引我,你不肯定的披裹著絲絨的樣子有些笨拙,卻沒有讓我覺得絲毫輕鬆和涼爽;這焦灼使你有些躬身和駝背。

我的言辭耿直還請原諒。因為我知,你是我們的「主人」的一個嚴厲說辭,你是即將撤退的主人,繼續拒絕著來客。

而我見到你的時候,再次見到你時。你已經搬離你的住所,難免會是這副樣子;就算這樣,你仍不願袒露自己,不願袒露的包括你石頭裡的珍珠,褲兜裡的硬幣和歌聲裡的愛,你原則端正,顯示出沒有分毫的遲疑,你決絕的樣子裡才情也忍不住起躍,幽默和憂傷反復,你和吃飯的傢伙,戰鬥的傢伙一般堅硬。

莫入啊,我與你寫信也是反反復複,停停走走。每拿起一次筆,都像是初次見你。而我每寫下一句,似乎就已和你結成夥伴,就像你,光明和沉鬱,淋漓和蜷縮,相依為命。

非請莫入啊,我寫這信總想道出你的全名,可任何的直入都會遭遇你的抵抗,我暫且還是“尊重”它,哪怕最後你將信將疑地愛上這樣的單刀直入。

說說我自己吧,雖然一萬人以為我是那塊溫婉的玉石,可當端詳它的時候,會發覺是鈍刀使之成為自己;而真正的矛盾在於時間久了,做玉石久了,就像成了被廢黜的王子;我在傾訴之中迷惑,在名字之中迷惑,在命運中感到虛無,在名利前又瞬間的興奮,我暫且不能真正的通達,我不能通由自己到達自己。

我們是同一座橋樑,那是一座橋樑嗎?我是上,你是下,我們會一樣忐忑嗎?

抱歉,非請莫入,我問不下去了。  我期待你的回信。

再祝

夏安

書法家–骨法用筆 於2017-6-2

賀勳 He Xun, 書法家 – 非請莫入Calligrapher – By Invitation Only, 2017, 木板油畫 Oil on board, 120x160cm (信封Envelope 12x23cm)

來信收悉

我叫「書法家橫杆非請莫入」,你叫「書法家橫杆骨法用筆」,這樣稱呼和書寫顯然更莊重。這應是我們對自身的要求,有名有姓,有主有次,有前有後。

我很高興收到你的信。你的信卻不像你的名字。你異常感性和過度,真希望你可以拋掉包裹你的絲綢,摔碎自己這塊脆弱的玉,只留下那把可能已鏽鈍的短刀,也是勇敢的。

儘管你的形容和想像豐饒華麗,但畢竟沒有觸及核心。就像你在信尾來回的反復,你是疑惑的,應有更簡潔之見解,更硬朗之要求,一如你的姓名。

遺憾的是,你多思使你被埋葬於你精准卻華麗的欲望。

更多的描述和陷於對你描述的回應是沒有必要的。寒暄更是不必。我不想與人分享所謂的「光暈」和「陰影」。但有必要回答你的問題

當然,你可能只是自問和自答,你沒有答案,問題也只是表達的需要而已。第一,我們是一座橋樑;第二,為什麼你是上,而我不是上呢?

抱歉,你的來信精彩,我的回信了了。

也祝

夏安

另:有些事見面說,或許更好。

                                                  書法家–非請莫入 草複 2017-6-12

賀勳 He Xun, 書法家-骨法用筆Calligrapher – the Bone Method, 2017, 木板油畫 Oil on board, 120x160cm (信封Envelope 11x22cm)

關於藝術家

賀勳1984 年生於江西,2006 年畢業於中國美術學院美術教育系。現工作及生活於北京。個展包括:「第二司儀」( A+ Contemporary 亞洲當代藝術空間,上海,2018)(即將展出)、「念頭珍珠」(飛地書局藝術空間,深圳,2017)、「農業迷幻」(A+ Contemporary 亞洲當代藝術空間,上海,2016)、「蜂巢─生成第一回:『空包袱』」(蜂巢當代藝術中心,北京,2013)。群展包括:「繪畫地圖」(北京全國農業展覽館,北京,2018)、「低視像—徒勞的光明」(宋莊槐谷林藝術花園集裝箱建築群,北京,2018)、 「遊弋」(杭州寶龍藝術中心,杭州,2018)、「去寫生」(南京藝術學院美術館,南京,2018)、「深港城市\建築雙城雙年展(深圳)外圍展- 城中村裡無新事」(西麗計畫,深圳,2017)、「我可以看見最細小的東西」(天線空間,上海,2017 )、「叢林Ⅲ——尋常」(站臺中國藝術機構,北京,2017)、「希娜的圖卷」(聖之空間,北京,2017)、「括號」(站台中國·dRoom,北京,2017)、「繪畫的尷尬」(A+ Contemporary 亞洲當代藝術空間策劃,亞洲藝術中心,北京,2017)、「黑橋一代」(Hi藝術中心,北京,2017)、「去寫生」(Tong Gallery+Projects,北京,2016)、「□」(A+ Contemporary 亞洲當代藝術空間策劃,亞洲藝術中心台北一館+二館,台北,2016)、「Utopia & Beyond」(Castello Di Rivara 當代美術館,都靈,義大利)、「冬紀」(千高原藝術空間,成都,2016)、「十二張畫」(那特畫廊,成都,2015)、「秩序或混亂」(都靈Paratissima 博覽會,義大利,2015)、「繪畫發生中的觀念與語言」(正觀美術館,北京,2015)、「上交會」(激烈空間,上海,2015)、「正在發生-表演藝術在當代社會」(空當代藝術機構,北京,2015)、「圖像的重構」(卡塞雷斯博物館,義大利,2015)、「藝術發現」(藝術財經空間,北京,2015)、「新娘甚至被光棍們剝光了衣裳」(北平畫廊,北京,2015)、「驚奇的房間」(黑橋藝術區,北京,2015)、「風向東-博鼇亞洲藝術匯」(博鼇亞洲風情廣場,海南,2015)、「牽星過洋-中非海上絲路歷史文化展」(坦桑尼亞國家博物館,沙蘭港,2014)、「BBCT(一)」(媽媽拉當代藝術中心,北京,2014)、「狂歡-黑橋藝術家群落展」(三瀦畫廊,北京,2012)、「笨鳥先飛吧·當代藝術展」(中國美術學院展覽館,杭州,2005)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