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勋个展“第二司仪”展览现场 He Xun’s solo exhibition”The Second Oracle” exhibition still

从开始的“一张作为画已然成立的绘画”和“一张满足了绘画要求和欲望的庄严完整的绘画”,到现在,我和我自己成为兄弟成为姐妹成为夫妻,你们也开始默默的对话和紧紧的拥抱,我只是你们之间的桥梁。

贺勋 He Xun,静物-无尽的旋转 Still Life-Endless Rotation,2017,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50x70cm

艺术家自述:

2016 年农业迷幻个展后,我切实地理解了部分的自己。在农耕文化、神巫体系和词语习惯的营养中,我仍着迷于语言的特征和形式的趣味;由此看来,在所谓平等问题上我依旧没有获得解放,在所谓“承认自身”的波普理想上也还只是旗帜。那么我的问题和它的根源在哪里?

贺勋 He Xun,静物-造作的平衡 Still Life-Manufactured Balance,2017,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50x70cm

我并不擅长在外部找到问题。但需去询问一次。自信又艰难地梳理图像和文字、线索及情感,我看到自己内部的争斗和偶尔的协作,看见画家嘲弄诗人,诗人安慰北漂,看见神棍说服家长,又看见侦探扮演司仪,他们究竟在干什么?

贺勋 He Xun,静物-造作的平衡(局部) Still Life-Manufactured Balance(detail),2017,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50x70cm

我的工作始终在绘画当中,或者说是艺术的问题中(艺术的问题,夸张而刺激使人迷惑又羞愧);在过去,绘画你已帮我实现无数次情感的表达,也帮助我完成了无数次对诗歌的转换,甚至让我成就无聊、疯狂、诡异的设计,直到今天,我才发觉,是不是对不起你?

贺勋 He Xun,凹凸大厦–浮雕 Concave, Convex Mansion-Relief ,2017,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100x150cm

贺勋 He Xun,凹凸大厦–浮雕(局部) Concave, Convex Mansion-Relief (detail),2017,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100x150cm

此刻我说绘画你有自己,又显得煽情,明明是我在你之中,我使之有绘画,你怎可能是你自己?公平起见,我知道是我这个肉体和思维占据的物质与你这个有着色彩、笔触、画布、边框的身体,在一起工作;既然我可以拥有那么多个自己,你一样可以拥有很多个自己。

贺勋 He Xun,莫兰迪–初冬 Morandi-Early Winter,2017,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150x220cm

贺勋 He Xun,莫兰迪–初冬(局部) Morandi-Early Winter (detail),2017,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150×220 cm

毕竟我是发言的人,是我来代替你们说话。我是那第二个司仪(第一个是自己),看着不断生长交错的身份在一个画面中工作着,我焦虑迷狂的同时也异常的感动。他们竟在平行的时空里理解着绘画和自己。从开始的“一张作为画已然成立的绘画”和“一张满足了绘画要求和欲望的庄严完整的绘画”,到现在,我和我自己成为兄弟成为姐妹成为夫妻,你们也开始默默的对话和紧紧的拥抱,我只是你们之间的桥梁。谦虚者却往往是主宰者,我既承认了你们的实在存在,却无法让侦探司仪神棍家长北漂诗人画家们变得真实,这是我最大的困惑与不解,我该去解放的是自身还是绘画,是工具还是目的?

贺勋 He Xun,石敢当-屏障 Stone Pathway-Barrier ,2017,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150x180cm

贺勋 He Xun,石敢当-屏障(局部) Stone Pathway-Barrier(detail) ,2017,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150x180cm

在这条迷狂而惶惑的路上,我暂且只能尽力地司管好我们之间的仪式

贺勋 He Xun,月全食–修正 Lunar Eclipse-Fixation,2017,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150x180cm

贺勋 He Xun,月全食–修正(局部) Lunar Eclipse-Fixation(detail),2017,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150x180cm

叙述和仪式,叙述的仪式,是我们之间唯一的语言,也是唯一理解对方的工具。第二司仪,是我们深入递进的交谈的样子,也是我们互相掩护的状态的描述。一座桥梁也是一位送信人,我站在桥上,一手一手地传递你们的书信;你们的信一部分写在信封上,全是最基础的问题:完成和完整、平面和空间、准确和错觉、颜料和颜色、形状和形象、错误和修正、显现和遮蔽、平衡和错乱,等等等等;你们一样的语调让我察觉不到你们是两个个体。你们信中内容我也偶尔地窥探(送信人太好奇),奇怪的是,你们居然瞬间地成为爱人,又成为知己,甚至成为师生,又成为笔友;我习惯性的模仿某人的口吻。在叙述、表达、传递、阅读、理解的所有仪式中,与其说我是在绘画时如何看待绘画,还不如说我在绘画时,如何理解那么多个自己,如何在绘画。

贺勋 He Xun,迁徙-隐藏与显现 Migration-Conceal and Reveal,2018,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150x180cm

贺勋 He Xun,迁徙-隐藏与显现(局部) Migration-Conceal and Reveal(detail),2018,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150x180cm

关于艺术家

贺勋 1984 年生于江西,2006 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美术教育系。现工作及生活于北京。个展包括:“第二司仪”( AContemporary 亚洲当代艺术空间,上海,2018)、“念头珍珠”(飞地书局艺术空间,深圳,2017)、“农业迷幻”( AContemporary 亚洲当代艺术空间,上海,2016)、“蜂巢─生成第一回:‘空包袱’”(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北京,2013)。群展包括:“游弋”(杭州宝龙艺术中心,杭州,2018)、“去写生”(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南京,2018)、“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深圳)外围展-城中村里无新事”(西丽计划,深圳,2017)、“我可以看见最细小的东西”(天线空间,上海,2017)、“丛林Ⅲ——寻常”(站台中国艺术机构,北京,2017)、“希娜的图卷”(圣之空间,北京,2017)、“括号”(站台中国·dRoom,北京,2017)、“绘画的尴尬”( AContemporary 亚洲当代艺术空间策划,亚洲艺术中心,北京,2017)、“黑桥一代”(Hi艺术中心,北京,2017)、“去写生”(Tong Gallery+Projects,北京,2016)、“□”( AContemporary 亚洲当代艺术空间策划,亚洲艺术中心台北一馆+二馆,台北,2016)、“Utopia & Beyond”(Castello Di Rivara 当代美术馆,都灵,意大利,2016)、“冬纪”(千高原艺术空间,成都,2016)、“十二张画”(那特画廊,成都,2015)、“秩序或混乱”(都灵Paratissima 博览会,意大利,2015)、“绘画发生中的观念与语言”(正观美术馆,北京,2015)、“上交会”(激烈空间,上海,2015)、“正在发生-表演艺术在当代社会”(空当代艺术机构,北京,2015)、“图像的重构”(卡塞雷斯博物馆,意大利,2015)、“艺术发现”(艺术财经空间,北京,2015)、“新娘甚至被光棍们剥光了衣裳”(北平画廊,北京,2015)、“惊奇的房间”(黑桥艺术区,北京,2015)、“风向东-博鳌亚洲艺术汇”(博鳌亚洲风情广场,海南,2015)、“牵星过洋-中非海上丝路历史文化展”(坦桑尼亚国家博物馆,达累斯萨拉姆,2014)、“BBCT(一)”(妈妈拉当代艺术中心,北京,2014)、“狂欢-黑桥艺术家群落展”(三潴画廊,北京,2012)、“笨鸟先飞吧·当代艺术展”(中国美术学院展览馆,杭州,2005)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