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彧凡,陈彧君个展“木兰溪/渡”展览现场 Chen Yufan, Chen Yujun’s solo exhibition”Mulan River-Voyage” exhibition still

由 A+ Contemporary 亚洲当代艺术空间策划的陈彧凡、陈彧君展览 “木兰溪/渡”现正于亚洲艺术中心台北二馆展出。 展览以装置、绘画、录像所构成,主要以大型装置作品“木兰溪/渡”为主体,并与虚荡的石影相互映照,破碎的记忆迹痕在流水的起承转合间转动。A+ Contemporary(以下简称A+)透过与艺术家陈彧凡、陈彧君(以下简称陈)的对谈,希望能让观众深入探索”木兰溪”的想象世界。

A+: “木兰溪”项目自2008年开始至今,已经走到第十年,这段期间你们也带着“木兰溪”行遍各地,今年将“木兰溪”项目移师到台湾实践,对于你们的创作生涯而言,具有什么样的转折与思考?

陈: 台湾这一站对我们来说有些特殊的意义,我们的家乡是侨乡,大多数的人移民到马来西亚,也有因时代背景的影响辗转到台湾的人。在我们成长的70-80年代之间,通过从台湾寄送的信件、物品,我们也开始建构对于台湾的想象,特别是在80后期到90年代开始,很多台湾的影视进入到大陆,我们开始对于海的另一端产生更具体的交集,从地理环境来看,包括木兰溪这条家乡的河,最后也是流入台湾海峡。在种种的因素下,台湾这个地方对我们来说真的是蛮特殊,选择在这里做“木兰溪”,似乎也是小时候的一种梦想得到更实在的碰撞。

这次在台北的展览以“木兰溪/渡”作为主题,“渡”是一个很具象的词语,可以说是摆渡一条河,或是连接两个空间。从狭义的层面来看,可以说是老家莆田跟台湾两地之间的地理关系;广义来说,其实每个地方之间都会有它的空间差异性,以及距离的产生。“渡”,就像记忆的河流,看似容易通过、穿越到彼岸,本质上却远远达不到,因为当你真的摆渡到过去,却发现彼岸的另一端又会产生另一种的想象。所谓的“木兰溪”(创作),不是真的要描绘出一条溪,它在说的故事,是一个流动的文化,从一个始发点、源头,通过河流的流动状态,它有一些不同的文化意义。我们十年前开始做这一个项目,到十年后的今天,我们自己也在改变,创作上所增加的变化、元素也是源源不断,所以我们也会希望这个项目能往外去衍生发展。人从一地流到他方,文化背景的差异性很容易会被突现出来,往往会让人开始反思自己的文化与认同,这也是我们觉得做木兰溪很有意思的一点。

站在今天时事的角度来看,从中国大陆看台湾,从台湾看中国大陆,永远存在一种差异性,不可能同时看清,这也是“木兰溪”要去探讨的一个分歧。但这两者之间仍会有一些共识,如文化、传统习俗上的认同,而这些东西也可透过建筑对象、宗教、甚至是美食,达到一种沟通。我们觉得它是一个开始,希望这个实践能够更深入一点,藉由对两个空间的想象来建构展览。

陈彧凡、陈彧君 Chen Yufan, Chen Yujun, 木兰溪/渡 Mulan River-Voyage, 复合板材、杉木、竹子、杉木刨花、花梨木、鸡翅木、红酸枝,花梨木刨花、老榆木、龙眼树枝 Composite material, china fir, bamboo, china fir flake, rosewood, wenge, old elm, padauk, rosewood flake, longan branch, 尺寸可变 Dimensions variable

A+:这次在台北的展出作品《木兰溪/渡》,是以木材搭建的四面体装置,而每一面都又由不同的对象组成,想了解你们是以什么样的想法构思制作?而“木兰溪”项目的创作,多以木材、石头等自然产物作为创作的素材,这是否与你们的成长经历有关,抑或是对于童年生活的回顾?

:这次展览主题是“渡”有点像动词,表现出两个空间的相连关系,但我们希望能再有想象力、抽象一点,将此岸与彼岸的关系,用更抽象的概念去呈现。另外,我们也会根据不同的空间、地点,设计一些特定的场景,例如去年在以色列美术馆的展览“木兰溪-厝”是将木盒、包装箱排列、并置,将展场布置得像一个村落,考古现场,大家可以四处穿行,也呼应以色列的城市景象,密密麻麻的方块屋子聚落。由于这次在台北的展出空间不大,为了将复杂的创作想法在有限的空间内完整呈现,我们制作了一个高达4米的四面体结构,而每个面之间又成为一个新的世界(时空),企图透过最简单的物体,表现一个复杂的空间安排。

作品的概念上,由于台湾是一个特殊的场域,特别在文化上跟福建一带有蛮多的重叠。我们这次把作品做成像“戏台”的形态,因为在福建逢年过节都有类似的演出活动,而台湾应该也有相似的文化。我们的想法是提供一个舞台,舞台上是一个新的人生,不一样的世界,对我们来说小时候看戏,它就是一个魔幻的世界,明明是真人在演绎,但很多人就是会入戏,台上的场景、人物设计,通过虚拟的舞台,进入各种人生内容。但在我们的创作里,其实会保留一些较模拟两可的状态。比如在装置中,有一件类似窗台的组件,它的外型看上去有点模糊,有可能它既是民居,但同时又带有宗教的意识形态表现。

对我们来说,木兰溪是一个本土、日常生活化的东西,所以我们也不希望作品的呈现太过精致化,包括材质上选用木材和未经加工的石头,以及在作品中保留大量的毛边,希望透露出一种在地的生活感。特别是这些木、石都是老家自然环境中的一部分,也是我们经验的一个通道,对于展览现场也是一个比较有温度感的对应物质,而展场内的灯光也调整较缓和,让观众能更细微的去感受。

陈彧凡、陈彧君 Chen Yufan, Chen Yujun, 木兰溪/渡 (局部)Mulan River-Voyage(Detail), 复合板材、杉木、竹子、杉木刨花、花梨木、鸡翅木、红酸枝,花梨木刨花、老榆木、龙眼树枝 Composite material, china fir, bamboo, china fir flake, rosewood, wenge, old elm, padauk, rosewood flake, longan branch, 尺寸可变 Dimensions variable

陈彧君 Chen Yujun,“木兰流水”系列展览现场 “Mulan Drift”series exhibition still

A+:这次在台北也加入由陈彧君创作的录像作品“木兰流水”系列,三个视频以并置且投影到木板上展示,这样的呈现方式是否具有特殊的观看用意,而作品的创作发想又是从何而来?

陈彧君:这件作品之前在以色列的展出,是做了一个屋子,然后将三件影像投影在其中。这次台北的展出,重新设计一个木架结构,并在其中一个木脚放置石头做为奠基,好似有个更具体的出发点。而投影木架的形状本身也像个舞台,但对比作品“木兰溪/渡”似乎又更抽象、模糊一点,但录像的内容又是非常具体的。“木兰流水”系列作品是和木兰溪、宗教以及家族人像有关,其实整个“木兰溪”项目的结构里也是跟家族村落、建筑环境、地理甚至是福建文化相关,所以在创作里也节选这几个方向去制作。

作品的取材主要是根据前年春节,家族将祖母的坟墓搬迁,并做了一个仪式活动,当时很多人来参加,我们也将这些场景与人物都记录下来。之后再将这些影像输出,展示在墙上,然后再根据这一个新的场景,另外去做拼贴与影像的再制。作品的呈现形式,我们希望它们是一种即兴的并置关系,因为影片时间长度不一样,观看时彼此对应的影像也都是不一样,就像我们的生活一样,其实是不定性的,关于人物、地理没有一个东西是完全一致的,都会随机变化。

陈彧凡,陈彧君个展“木兰溪/渡”展览现场 Chen Yufan, Chen Yujun’s solo exhibition”Mulan River-Voyage” exhibition still

A+: 此次的展出结合了装置、绘画以及录像作品,可否谈一谈如何将这些元素都纳入同一空间去做调合,而展场的空间配置又是如何安排?

: 在这次的展场里,我们布局几个点,通过这个点去改造空间,营造氛围。(展览)进门会一看到的一个庞大的身体(对象),存在感很重的东西在眼前,但我们希望后面的空间,是松弛且具有想象力,根据这样的想法,我们将一颗石头悬吊在空中,并用射灯将石头的影子打在墙上,营造一种较虚幻的场景,悬着的石头对应楼上录像作品的石头,隐约表现出两个空间之间的联系。

我们会希望作品与空间之间有个关联,所以展场中间这堵墙的边角,原先看起来是一个较独立的障碍,所以我们又设计一个“盖子”削弱这种空间的隔离感,试图把“空间”也变成作品的一部分,用自然的方式衔接三个调性不大一样的空间。另外,会以石头呈现的原因,一来它是一个真实的物证,在家乡的溪边时常存在的东西,石头、影子、记忆中的戏台与朦胧的影像碎片,这些虚实立足在不同的空间维度里,就像当人们身处在不同的环境里,他们感知的面向也会有所差异,到底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幻,各自的界线也无法被看清。

陈彧凡,陈彧君个展“木兰溪/渡”展览现场 Chen Yufan, Chen Yujun’s solo exhibition”Mulan River-Voyage” exhibition still

A+:“木兰溪”是以自身成长经验为出发点的创作项目,当中涵盖对于过往记忆与身份认同的挖掘,可说是个人情感较浓厚的系列作品,在这个基础点上,是否提供观众某种观看的逻辑,抑或是产生情绪上的共鸣?

: 创作对于我们来说,不是要去认同所有的问题,而是去探索彼此的不熟悉,与无法认同的部分。所以从艺术的角度来说,我们觉得蛮有意思,你要创造什么样的想象空间,让观众看到从来没有体验过的部分,或是超出生活经验的范畴,这也是展览试图营造的重点:意即运用这些具体的作品呈现,但实际上真正想探讨的议题,是形态以外的思考。回到我们创作的初衷,其实就是通过可见的东西,去呈现不可见的部分,这对我们而言,也是“木兰溪”项目最有意思的地方,特别是“木兰溪”强调的是一种体验感,希望观众可以身历其境去感受,把自己的生命经验也参与进去。

陈彧凡(左)、陈彧君(右) Chen Yufan (Left), Chen Yujun (Right)

关于艺术家

陈彧凡1973年生于福建莆田,1997年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艺术学院;2007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综合艺术系研究生班。现生活于上海。个展包括:“木兰溪/渡”(A+ Contemporary 亚洲当代艺术空间策划,亚洲艺术中心台北二馆,台北,2018)、“木兰溪-厝”(佩塔提科瓦美术馆,佩塔提科瓦,以色列,2017)、“滚动的石头”(阿拉里奥美术馆,济州,韩国、2017)、“陈彧凡”(今格空间,北京,2016)、“白色—陈彧凡、陈彧君”(当代唐人艺术中心,香港)、“陈彧凡”(A+ Contemporary 亚洲当代艺术空间策划,亚洲艺术中心台北二馆,台北,2015)、“白色之上,黑色之下──陈彧凡个展”(安信信托‧至美空间,上海,2015)、“陈彧凡、陈彧君──空间志No.1”(AYE画廊,北京、2014)、“木兰溪──不居”(Zhong画廊,柏林,2012)、“褶曲的时间──2012陈彧凡新作展”(AYE画廊,北京,2012)、“陈彧凡、陈彧君-木兰溪”(博而励画廊,北京,2011)、“化一”(AYE画廊,北京,2010)等。群展包括:“狂想曲—当代艺术展”(皇庭广场,深圳,2018)、“疆域──地缘的拓扑”(OCTContemporary Art Terminal上海馆,上海,2017)、“在日落后发生…“(上海当代艺术馆艺术亭台,上海,2017)、“空白支票”(CFA画廊,柏林,2017)、“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5”(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北京;四川美术学院美术馆,成都;江苏现代美术馆,南京,2016)、“不是绘画—关于绘画边界的探索”(亚洲艺术中心,台北,2015)、“第三世界的世界III”(曼谷朱拉隆功大学艺术中心,曼谷,2014)、“第八届深圳雕塑双年展-我们从未参与”(OCT Contemporary Art Terminal深圳馆,深圳,2014)、“木兰溪—不居”(莱比锡棉厂艺术区,莱比锡,2013)、“不合作方式2”(格罗宁根美术馆,格罗宁根,荷兰,2013)、“镜子与影子:中国当代艺术”(印度尼西亚国家美术馆,雅加达,2013)、“ON|OFF:中国年轻艺术家的观念与实践”(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北京,2013)、“韩国光州双年展特展:Ctrl+N─非线性实践”(光州市立美术馆,光州,2012)等。作品收藏于:澳洲白兔美术馆(悉尼)、瑞士尤伦斯基金会(瑞士)、希克收藏基金会(瑞士)、阿拉里奥美术馆(首尔)。

陈彧君1976年生于福建莆田,1999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综合艺术系,获学士学位。现工作及生活于上海。个展包括:“木兰溪/渡”(A+ Contemporary 亚洲当代艺术空间策划,亚洲艺术中心台北二馆,台北,2018)、“木兰溪—厝”(佩塔提科瓦美术馆,佩塔提科瓦,以色列,2017)、“故土不鄉愁”(阿拉里奥画廊;Bank畫廊,上海,2017)、“白色—陈彧凡+陈彧君”(当代唐人艺术中心,香港,2016)、“另一个地方”(Space@All,洛杉矶,2015)、“源动力:陈彧君+Raphael Denis”(Irène Laub画廊,布鲁塞尔,2015)、“陈彧君:第二道门”(柯恩画廊,上海,2015)、“空间志No. 1—陈彧凡、陈彧君”(AYE画廊,北京,2014)、“木兰溪—不居”(Zhong画廊,柏林,2012)、“临时房间”(博而励画廊,北京,2012)、“木兰溪—陈彧凡、陈彧君”(博而励画廊,北京,2011)、“空房间” (博而励画廊,北京,2010)。群展包括:“可见或不可见的形状”(关渡美术馆,台北,2018)、“疆域—地缘的拓朴” (OCT Contemporary ArtTerminal 上海馆,上海,2017)、“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6”(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北京,2017)、“在日落后发生…”(上海当代艺术馆艺术亭台,上海,2017)、“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4“(北京民生美术馆,北京,2015)、“Destination当代中国艺术展”(Lempertz艺术中心,柏林,2015)、“图像的重构”(卡塞雷斯博物馆,卡塞雷斯,意大利,2015)、“目光所及—后金融危机时代的中国新绘画”(泰勒基金会,巴黎,2015)、“破图集—中国当代艺术家处理图像的方法”(寺上美术馆,北京,2015)、“第三世界的世界III ”(朱拉隆功大学美术馆,曼谷,2014)、“第八届深圳雕塑双年展—我们从未参与”(OCTContemporary Art Terminal深圳馆,深圳,2014)、“纵横阡陌:中国当代青年艺术家作品馆藏展”(龙美术馆,上海,2014)、“木兰溪—不居(莱比锡棉厂艺术区,莱比锡,2013)、“未曾呈现的声音”(威尼斯军械库,威尼斯,2013)、“不合作方式2”(格罗宁根美术馆,格罗宁根,荷兰,2013)、“镜子与影子:中国当代艺术”(印度尼西亚国家美术馆,雅加达,2013)、“ON | OFF:中国年轻艺术家的观念与实践”(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北京,2013)、作品收藏于:布鲁克林美术馆(纽约)、白兔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白兔美术馆,悉尼)、M+美术馆(香港)、DSL 收藏(法国)、余徳耀美术馆(上海)、龙美术馆(上海)、何香凝美术馆(深圳)、阿拉里奥美术馆(首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