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彧凡,陳彧君個展「木蘭溪/渡」展覽現場 Chen Yufan, Chen Yujun’s solo exhibition"Mulan River-Voyage" exhibition still

由 A+ Contemporary 亞洲當代藝術空間策劃的陳彧凡、陳彧君展覽 「木蘭溪/渡」現正于亞洲藝術中心臺北二館展出。 展覽以裝置、繪畫、錄影所構成,主要以大型裝置作品“木蘭溪/渡”為主體,並與虛蕩的石影相互映照,破碎的記憶跡痕在流水的起承轉合間轉動。A+ Contemporary(以下簡稱A+)透過與藝術家陳彧凡、陳彧君(以下簡稱陳)的對談,希望能讓觀眾深入探索"木蘭溪"的想像世界。

A+: 「木蘭溪/渡」項目自2008年開始至今,已經走到第十年,這段期間你們也帶著“木蘭溪”行遍各地,今年將“木蘭溪”項目移師到台灣實踐,對於你們的創作生涯而言,具有什麼樣的轉折與思考?

台灣這一站對我們來說有些特殊的意義,我們的家鄉是僑鄉,大多數的人移民到馬來西亞,也有因時代背景的影響輾轉到台灣的人。在我們成長的70-80年代之間,通過從台灣寄送的信件、物品,我們也開始建構對於台灣的想像,特別是在80後期到90年代開始,很多台灣的影視進入到大陸,我們開始對於海的另一端產生更具體的交集,從地理環境來看,包括木蘭溪這條家鄉的河,最後也是流入台灣海峽。在種種的因素下,台灣這個地方對我們來說真的是蠻特殊,選擇在這裡做「木蘭溪」,似乎也是小時候的一種夢想得到更實在的碰撞。

這次在台北的展覽以「木蘭溪/渡」作為主題,「渡」是一個很具象的詞語,可以說是擺渡一條河,或是連接兩個空間。從狹義的層面來看,可以說是老家莆田跟台灣兩地之間的地理關係;廣義來說,其實每個地方之間都會有它的空間差異性,以及距離的產生。「渡」,就像記憶的河流,看似容易通過、穿越到彼岸,本質上卻遠遠達不到,因為當你真的擺渡到過去,卻發現彼岸的另一端又會產生另一種的想像。所謂的「木蘭溪」(創作),不是真的要描繪出一條溪,它在說的故事,是一個流動的文化,從一個始發點、源頭,通過河流的流動狀態,它有一些不同的文化意義。我們十年前開始做這一個項目,到十年後的今天,我們自己也在改變,創作上所增加的變化、元素也是源源不斷,所以我們也會希望這個項目能往外去衍生發展。人從一地流到他方,文化背景的差異性很容易會被突現出來,往往會讓人開始反思自己的文化與認同,這也是我們覺得做木蘭溪很有意思的一點。

站在今天時事的角度來看,從中國大陸看台灣,從台灣看中國大陸,永遠存在一種差異性,不可能同時看清,這也是「木蘭溪」要去探討的一個分歧。但這兩者之間仍會有一些共識,如文化、傳統習俗上的認同,而這些東西也可透過建築物件、宗教、甚至是美食,達到一種溝通。我們覺得它是一個開始,希望這個實踐能夠更深入一點,藉由對兩個空間的想像來建構展覽。

陳彧凡、陳彧君 Chen Yufan, Chen Yujun, 木蘭溪/渡 Mulan River-Voyage, 複合板材、杉木、竹子、杉木刨花、花梨木、雞翅木、紅酸枝,花梨木刨花、老榆木、龍眼樹枝 Composite material, china fir, bamboo, china fir flake, rosewood, wenge, old elm, padauk, rosewood flake, longan branch, 尺寸可變 Dimensions variable

A+:這次在台北的展出作品《木蘭溪/渡》,是以木材搭建的四面體裝置,而每一面都又由不同的物件組成,想瞭解你們是以什麼樣的想法構思製作?而“木蘭溪”項目的創作,多以木材、石頭等自然產物作為創作的素材,這是否與你們的成長經歷有關,抑或是對於童年生活的回顧?

 :這次展覽主題是「渡」有點像動詞,表現出兩個空間的相連關係,但我們希望能再有想像力、抽象一點,將此岸與彼岸的關係,用更抽象的概念去呈現。另外,我們也會根據不同的空間、地點,設計一些特定的場景,例如去年在以色列美術館的展覽「木蘭溪-厝」是將木盒、包裝箱排列、並置,將展場佈置得像一個村落,考古現場,大家可以四處穿行,也呼應以色列的城市景象,密密麻麻的方塊屋子聚落。由於這次在台北的展出空間不大,為了將複雜的創作想法在有限的空間內完整呈現,我們製作了一個高達4米的四面體結構,而每個面之間又成為一個新的世界(時空),企圖透過最簡單的物體,表現一個複雜的空間安排。

作品的概念上,由於台灣是一個特殊的場域,特別在文化上跟福建一帶有蠻多的重疊。我們這次把作品做成像“戲台”的形態,因為在福建逢年過節都有類似的演出活動,而臺灣應該也有相似的文化。我們的想法是提供一個舞台,舞台上是一個新的人生,不一樣的世界,對我們來說小時候看戲,它就是一個魔幻的世界,明明是真人在演繹,但很多人就是會入戲,台上的場景、人物設計,通過虛擬的舞台,進入各種人生內容。但在我們的創作裡,其實會保留一些較類比兩可的狀態。比如在裝置中,有一件類似窗台的元件,它的外型看上去有點模糊,有可能它既是民居,但同時又帶有宗教的意識形態表現。

對我們來說,木蘭溪是一個本土、日常生活化的東西,所以我們也不希望作品的呈現太過精緻化,包括材質上選用木材和未經加工的石頭,以及在作品中保留大量的毛邊,希望透露出一種在地的生活感。特別是這些木、石都是老家自然環境中的一部分,也是我們經驗的一個通道,對於展覽現場也是一個比較有溫度感的對應物質,而展場內的燈光也調整較緩和,讓觀眾能更細微的去感受。

陳彧凡、陳彧君 Chen Yufan, Chen Yujun, 木蘭溪/渡 (局部)Mulan River-Voyage(Detail), 複合板材、杉木、竹子、杉木刨花、花梨木、雞翅木、紅酸枝,花梨木刨花、老榆木、龍眼樹枝 Composite material, china fir, bamboo, china fir flake, rosewood, wenge, old elm, padauk, rosewood flake, longan branch, 尺寸可變 Dimensions variable

陳彧君 Chen Yujun,“木蘭流水”系列展覽現場 “Mulan Drift”series exhibition still

A+:這次在台北也加入由陳彧君創作的錄影作品「木蘭流水」系列,三個視頻以並置且投影到木板上展示,這樣的呈現方式是否具有特殊的觀看用意,而作品的創作發想又是從何而來?

陳彧君:這件作品之前在以色列的展出,是做了一個屋子,然後將三件影像投影在其中。這次臺北的展出,重新設計一個木架結構,並在其中一個木腳放置石頭做為奠基,好似有個更具體的出發點。而投影木架的形狀本身也像個舞臺,但對比作品「木蘭溪/渡」似乎又更抽象、模糊一點,但錄影的內容又是非常具體的。“木蘭流水”系列作品是和木蘭溪、宗教以及家族人像有關,其實整個「木蘭溪」項目的結構裡也是跟家族村落、建築環境、地理甚至是福建文化相關,所以在創作裡也節選這幾個方向去製作。

作品的取材主要是根據前年春節,家族將祖母的墳墓搬遷,並做了一個儀式活動,當時很多人來參加,我們也將這些場景與人物都記錄下來。之後再將這些影像輸出,展示在牆上,然後再根據這一個新的場景,另外去做拼貼與影像的再制。作品的呈現形式,我們希望它們是一種即興的並置關係,因為影片時間長度不一樣,觀看時彼此對應的影像也都是不一樣,就像我們的生活一樣,其實是不定性的,關於人物、地理沒有一個東西是完全一致的,都會隨機變化。

陳彧凡,陳彧君個展「木蘭溪/渡」展覽現場 Chen Yufan, Chen Yujun’s solo exhibition"Mulan River-Voyage" exhibition still

A+: 此次的展出結合了裝置、繪畫以及錄影作品,可否談一談如何將這些元素都納入同一空間去做調合,而展場的空間配置又是如何安排?

 : 在這次的展場裡,我們佈局幾個點,通過這個點去改造空間,營造氛圍。(展覽)進門會一看到的一個龐大的身體(物件),存在感很重的東西在眼前,但我們希望後面的空間,是鬆弛且具有想像力,根據這樣的想法,我們將一顆石頭懸吊在空中,並用射燈將石頭的影子打在牆上,營造一種較虛幻的場景,懸著的石頭對應樓上錄影作品的石頭,隱約表現出兩個空間之間的聯繫。

我們會希望作品與空間之間有個關聯,所以展場中間這堵牆的邊角,原先看起來是一個較獨立的障礙,所以我們又設計一個「蓋子」削弱這種空間的隔離感,試圖把「空間」也變成作品的一部分,用自然的方式銜接三個調性不大一樣的空間。另外,會以石頭呈現的原因,一來它是一個真實的物證,在家鄉的溪邊時常存在的東西,石頭、影子、記憶中的戲臺與朦朧的影像碎片,這些虛實立足在不同的空間維度裡,就像當人們身處在不同的環境裡,他們感知的面向也會有所差異,到底什麼是真實、什麼是虛幻,各自的界線也無法被看清。

陳彧凡,陳彧君個展“木蘭溪/渡”展覽現場 Chen Yufan, Chen Yujun’s solo exhibition"Mulan River-Voyage" exhibition still

A+:「木蘭溪」是以自身成長經驗為出發點的創作專案,當中涵蓋對於過往記憶與身份認同的挖掘,可說是個人情感較濃厚的系列作品,在這個基礎點上,是否提供觀眾某種觀看的邏輯,抑或是產生情緒上的共鳴?

 : 創作對於我們來說,不是要去認同所有的問題,而是去探索彼此的不熟悉,與無法認同的部分。所以從藝術的角度來說,我們覺得蠻有意思,你要創造什麼樣的想像空間,讓觀眾看到從來沒有體驗過的部分,或是超出生活經驗的範疇,這也是展覽試圖營造的重點:意即運用這些具體的作品呈現,但實際上真正想探討的議題,是形態以外的思考。回到我們創作的初衷,其實就是通過可見的東西,去呈現不可見的部分,這對我們而言,也是「木蘭溪」項目最有意思的地方,特別是「木蘭溪」強調的是一種體驗感,希望觀眾可以身歷其境去感受,把自己的生命經驗也參與進去。

陳彧凡(左)、陳彧君(右) Chen Yufan (Left), Chen Yujun (Right)

關於藝術家

陳彧凡1973年生於福建莆田,1997年畢業於福建師範大學藝術學院;2007畢業於中國美術學院綜合藝術系研究生班。現生活於上海。個展包括:「木蘭溪/渡」(A+ Contemporary 亞洲當代藝術空間策劃,亞洲藝術中心台北二館,台北,2018) 、「木蘭溪-厝」(佩塔提科瓦美術館,佩塔提科瓦,以色列,2017)、「滾動的石頭」(阿拉里奧美術館,濟州,韓國,2017)、「陳彧凡」(今格空間,北京,2016)、「白色—陳彧凡+陳彧君」(當代唐人藝術中心,香港,2016)、「陳彧凡」(A+ Contemporary 亞洲當代藝術空間策劃,亞洲藝術中心台北二館,台北,2015)、「白色之上,黑色之下──陳彧凡個展」(安信信託‧至美空間,上海,2015)、「陳彧凡、陳彧君──空間志No.1」(AYE畫廊,北京,2014)、「木蘭溪──不居」(Zhong畫廊,柏林,2012)、「褶曲的時間──2012陳彧凡新作展」(AYE畫廊,北京,2012)、「陳彧凡、陳彧君-木蘭溪」(博而勵畫廊,北京,2011)、「化一」(AYE畫廊,北京,2010)等。群展包括:「狂想曲—當代藝術展」(皇庭廣場,深圳,2018)、「疆域──地緣的拓撲」(OCT Contemporary Art Terminal 上海館,上海,2017)、「在日落後發生…」(上海當代藝術館藝術亭台,上海,2017)、「空白支票」(CFA畫廊,柏林,2017)、「中國當代藝術年鑑展2015」(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北京;四川美術學院美術館,成都;江蘇現代美術館,南京,2016)、「不是繪畫—關於繪畫邊界的探索」(亞洲藝術中心,台北,2015)、「第三世界的世界III」(曼谷朱拉隆功大學藝術中心,曼谷,2014)、「第八屆深圳雕塑雙年展-我們從未參與」(OCT Contemporary Art Terminal 深圳館,深圳,2014)、「木蘭溪—不居」(萊比錫棉廠藝術區,萊比錫,2013)、「不合作方式2」(格羅寧根美術館,格羅寧根,荷蘭,2013)、「鏡子與影子:中國當代藝術」(印度尼西亞國家美術館,雅加達,2013)、「ON|OFF:中國年輕藝術家的觀念與實踐」(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北京,2013)、「韓國光州雙年展特展:Ctrl+ N─非線性實踐」(光州市立美術館,光州,2012)等。作品收藏於:澳洲白兔美術館(雪梨)、瑞士尤倫斯基金會(瑞士)、希克收藏基金會(瑞士)、阿拉里奧美術館(首爾)。

陳彧君1976年生於福建莆田,1999年畢業於中國美術學院綜合藝術系,獲學士學位。現工作及生活於上海。個展包括:「木蘭溪/渡」(A+ Contemporary 亞洲當代藝術空間策劃,亞洲藝術中心台北二館,台北,2018) 、「木蘭溪—厝」(佩塔提科瓦美術館,佩塔提科瓦,以色列,2017)、「故土不鄉愁」(阿拉里奧畫廊;Bank畫廊,上海,2017)、「白色—陳彧凡+陳彧君」,(當代唐人藝術中心,香港,2016)、「另一個地方」(Space@All,洛杉磯,2015)、「源動力:陳彧君+Raphael Denis」(Irène Laub畫廊,布魯塞爾,2015)、「陳彧君:第二道門」(柯恩畫廊,上海,2015)、「陳彧凡、陳彧君—空間志No. 1」(AYE畫廊,北京,2014)、「木蘭溪—不居」(Zhong畫廊,柏林,2012)、「臨時房間」(博而勵畫廊,北京,2012)、「木蘭溪—陳彧凡、陳彧君」(博而勵畫廊,北京,2011)、「空房間」(博而勵畫廊,北京,2010)等。 群展包括:「可見或不可見的形狀」(關渡美術館,台北,2018)、「疆域—地緣的拓樸」(OCT Contemporary Art Terminal 上海館,上海,2017)、「中國當代藝術年鑑展2016」(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北京、2017)、「在日落後發生…」(上海當代藝術館藝術亭台,上海,2017)、「中國當代藝術年鑒展2014」(北京民生美術館,北京,2015)、「Destination當代中國藝術展」(Lempertz藝術中心,柏林,2015)、「圖像的重構」(卡塞雷斯博物館,卡塞雷斯,義大利,2015)、「目光所及—後金融危機時代的中國新繪畫」(泰勒基金會,巴黎,2015)、「破圖集—中國當代藝術家處理圖像的方法」(寺上美術館,北京,2015)、「第三世界的世界III」(朱拉隆功大學美術館,曼谷,2014)、「第八屆深圳雕塑雙年展—我們從未參與」(OCT Contemporary Art Terminal 深圳館,深圳,2014)、「縱橫阡陌:中國當代青年藝術家作品館藏展」(龍美術館,上海,2014)、「木蘭溪—不居」(萊比錫棉廠藝術區,萊比錫,2013)、「未曾呈現的聲音」(威尼斯軍械庫,威尼斯,2013)、「不合作方式2」(格羅寧根美術館,格羅寧根,荷蘭,2013)、「鏡子與影子:中國當代藝術」(印度尼西亞國家美術館,雅加達,2013)、「ON | OFF:中國年輕藝術家的觀念與實踐」(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北京,2013)等。作品收藏於:布魯克林美術館(紐約)、白兔中國當代藝術收藏(白兔美術館,悉尼)、M+美術館(香港)、DSL收藏(法國)、余徳耀美術館(上海)、龍美術館(上海)、何香凝美術館(深圳)、阿拉裡奧美術館(首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