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溪-厝” 展览现场 “Mulan River- Home” On-site photo. 图片由艺术家提供Courtesy of the artists

“木兰溪”计划是陈彧凡与陈彧君自2008年开始创作的长期合作项目。这一系列展览的实践来自于艺术家生长背景中的侨乡文化经历,侨乡文化中所经历的家族迁移史影响着艺术家在创作中自我的存在追寻,并展开了对于家族历史、私人生活空间、记忆与想象的拼组;而这又对照于艺术家所处的现实生活出现了差异感,在揉合中,家乡莆田的木兰溪就像是贯穿现实与私人这多样维度的一个主体。

“几乎在同一段时间,兄弟俩的艺术都与家族历史和家乡习俗发生了深刻的联系,这显然不是偶然的。事实上,自陈彧凡来到杭州后, 兄弟俩一直是同租一个画室,在创作之余, 他们经常会进行非常深入的讨论。 在寻找个人语言风格的阶段,性格与气质方面的差异使他们的作品罕有相似之处,但到艺术探索的重心转向表达内心体验的时候,共同的家族记忆,相似的人生经验以及多年朝夕相处的生活经验,使他们有及为相似的内心感触。于是,到2008年初,兄弟俩觉得有必要通过某种艺术方式共同梳理这种难以言说的‘情感缠结’ 。

显然,对于兄弟俩来说,‘木兰溪’是维系家族记忆、维系过去与现实生活的关联的情感纽带。在想象中,另一半家族成员当初就是顺着这条河远离家乡直至漂洋过海,而在现实的生活经历中,他们自己也是沿着这条河走出家门,一直漂泊在远离家族温情的现代都市里。在《木兰溪》中,对另一半家族成员的漂泊经历的想象与他们内心的漂泊感相互叠合。对他们来说,‘木兰溪’不仅是一条“蕴含着‘流转’的宗教意念,贯穿着‘人’与‘地理’的脉络”的河流,也是他们试图穿越文化差异与心理隔阂,追溯个人流转、漂泊的心理历程的源头。”

——方志凌

“木兰溪-厝” 展览现场 “Mulan River-Cuò”‘ On-site photo. 图片由艺术家提供Courtesy of the artists

如同多维度线索组成的创作思考特征,作品“木兰溪”的生产包含多样的对象:现实生活常见的用品、漂流木、板材、石头、报纸、照片、纸箱以及手工的绘制等。譬如“木兰溪-厝”将书本,石头,老家具等,拼接组装成房屋室内的局部,在不同材质的组合之下将空间转变成一个家庭情景。而从其中缓缓流入出的生活气息,在平凡与简单中,与观众产生最真切的共鸣,把观者从都市繁重的生活节奏中,带进一个关于家、生活、记忆的时空之中。

“木兰溪既是指那个本土的地理位置,也象征着一种流动性的文化空间。

这种’流动’的观念,不仅体现在陈氏兄弟的艺术主题和内容上,更关键的是,带来了他们对艺术工作方式的再认识。在‘木兰溪’计划中,他们关切的重心从作为前台的作品转移到了形成作品的背景维度上,既是在文化、观念背景上,也是在物质、生产实践上。因此,‘木兰溪’计划的一个关键特质是对作品制作及展示过程中的整个实践链条的重新架构,以往那些被’画框 ’或‘底座’切割掉的部分,即那些作为过程和条件的东西,如草图、照片、边角料、包装箱、展览空间……乃至所有这些因素之间的关系,都被作为了可选择、可调度的语言。”

——鮑棟

“木兰溪-厝” 展览现场 “Mulan River-Cuò”‘ On-site photo. 图片由艺术家提供Courtesy of the artists

2011年, “木兰溪”计划的第一次的个展“木兰溪-陈彧凡,陈彧君”在北京揭开了序幕。 自2011 年至2016年, “木兰溪”流动在各地展出,包括2012年“木兰溪—不居”在柏林Zhong画廊展出、2013年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ON | OFF:中国年轻艺术家的观念与实践”,2017年 “木兰溪-厝”亦前往并展出于以色列佩塔提科瓦美术馆。台北个展“木兰溪/渡”即将在2018年4月28日于亚洲艺术中心台北二馆展出。

关于艺术家

陈彧凡1973年生于福建莆田,1997年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艺术学院;2007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综合艺术系研究生班。现生活于上海。个展包括:“木兰溪/渡”(A+ Contemporary 亚洲当代艺术空间策划,亚洲艺术中心台北二馆,台北,2018)(即将展出)、“木兰溪-厝”(佩塔提科瓦美术馆,佩塔提科瓦,以色列,2017)、“滚动的石头”(阿拉里奥美术馆,济州,韩国、2017)、“陈彧凡”(今格空间,北京,2016)、“白色—陈彧凡、陈彧君”(当代唐人艺术中心,香港)、“陈彧凡”(A+ Contemporary 亚洲当代艺术空间策划,亚洲艺术中心台北二馆,台北,2015)、“白色之上,黑色之下──陈彧凡个展”(安信信托‧至美空间,上海,2015)、“陈彧凡、陈彧君──空间志No.1”(AYE画廊,北京、2014)、“木兰溪──不居”(Zhong画廊,柏林,2012)、“褶曲的时间──2012陈彧凡新作展”(AYE画廊,北京,2012)、“陈彧凡、陈彧君-木兰溪”(博而励画廊,北京,2011)、“化一”(AYE画廊,北京,2010)等。群展包括:“狂想曲—当代艺术展”(皇庭广场,深圳,2018)、“疆域──地缘的拓扑”(OCTContemporary Art Terminal上海馆,上海,2017)、“在日落后发生…“(上海当代艺术馆艺术亭台,上海,2017)、“空白支票”(CFA画廊,柏林,2017)、“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5”(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北京;四川美术学院美术馆,成都;江苏现代美术馆,南京,2016)、“不是绘画—关于绘画边界的探索”(亚洲艺术中心,台北,2015)、“第三世界的世界III”(曼谷朱拉隆功大学艺术中心,曼谷,2014)、“第八届深圳雕塑双年展-我们从未参与”(OCT Contemporary Art Terminal深圳馆,深圳,2014)、“木兰溪—不居”(莱比锡棉厂艺术区,莱比锡,2013)、“不合作方式2”(格罗宁根美术馆,格罗宁根,荷兰,2013)、“镜子与影子:中国当代艺术”(印度尼西亚国家美术馆,雅加达,2013)、“ON|OFF:中国年轻艺术家的观念与实践”(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北京,2013)、“韩国光州双年展特展:Ctrl+N─非线性实践”(光州市立美术馆,光州,2012)等。作品收藏于:澳洲白兔美术馆(悉尼)、瑞士尤伦斯基金会(瑞士)、希克收藏基金会(瑞士)、阿拉里奥美术馆(首尔)。

陈彧君1976年生于福建莆田,1999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综合艺术系,获学士学位。现工作及生活于上海。个展包括:“木兰溪/渡”(A+ Contemporary 亚洲当代艺术空间策划,亚洲艺术中心台北二馆,台北,2018)(即将展出)、“木兰溪—厝”(佩塔提科瓦美术馆,佩塔提科瓦,以色列,2017)、“故土不鄉愁”(阿拉里奥画廊;Bank畫廊,上海,2017)、“白色—陈彧凡+陈彧君”(当代唐人艺术中心,香港,2016)、“另一个地方”(Space@All,洛杉矶,2015)、“源动力:陈彧君+Raphael Denis”(Irène Laub画廊,布鲁塞尔,2015)、“陈彧君:第二道门”(柯恩画廊,上海,2015)、“空间志No. 1—陈彧凡、陈彧君”(AYE画廊,北京,2014)、“木兰溪—不居”(Zhong画廊,柏林,2012)、“临时房间”(博而励画廊,北京,2012)、“木兰溪—陈彧凡、陈彧君”(博而励画廊,北京,2011)、“空房间” (博而励画廊,北京,2010)。群展包括:“可见或不可见的形状”(关渡美术馆,台北,2018)、“疆域—地缘的拓朴” (OCT Contemporary ArtTerminal 上海馆,上海,2017)、“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6”(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北京,2017)、“在日落后发生…”(上海当代艺术馆艺术亭台,上海,2017)、“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4“(北京民生美术馆,北京,2015)、“Destination当代中国艺术展”(Lempertz艺术中心,柏林,2015)、“图像的重构”(卡塞雷斯博物馆,卡塞雷斯,意大利,2015)、“目光所及—后金融危机时代的中国新绘画”(泰勒基金会,巴黎,2015)、“破图集—中国当代艺术家处理图像的方法”(寺上美术馆,北京,2015)、“第三世界的世界III ”(朱拉隆功大学美术馆,曼谷,2014)、“第八届深圳雕塑双年展—我们从未参与”(OCTContemporary Art Terminal深圳馆,深圳,2014)、“纵横阡陌:中国当代青年艺术家作品馆藏展”(龙美术馆,上海,2014)、“木兰溪—不居(莱比锡棉厂艺术区,莱比锡,2013)、“未曾呈现的声音”(威尼斯军械库,威尼斯,2013)、“不合作方式2”(格罗宁根美术馆,格罗宁根,荷兰,2013)、“镜子与影子:中国当代艺术”(印度尼西亚国家美术馆,雅加达,2013)、“ON | OFF:中国年轻艺术家的观念与实践”(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北京,2013)、作品收藏于:布鲁克林美术馆(纽约)、白兔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白兔美术馆,悉尼)、M+美术馆(香港)、DSL 收藏(法国)、余徳耀美术馆(上海)、龙美术馆(上海)、何香凝美术馆(深圳)、阿拉里奥美术馆(首尔)。